12月15日,澳大利亞悉尼市中心一家咖啡館發生人質劫持事件。悉尼警方圍攻咖啡館與劫持者交火,造成2死3傷,兩死者分別為劫匪和人質,傷者多為人質。事發鬧市區,又是白天黃金時段,市民手持智能手機蜂擁而至,案發咖啡館周邊成了自拍熱點。他們舉著手機自拍,上傳到社交網絡,從照片上看,大多數人都臉上流露笑容,有的甚至做出“V”的手勢,完全無視身後的悲劇,仿佛在參加一場有趣的聚會。
  網絡時代的到來,放大了冷漠這一人類的劣根性。11月30日,四川瀘州小伙曾某,用網絡直播的方式自殺,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。期間共發出38條微博,每條微博評論轉發上千,最後一條微博獲得數萬條轉發評論。用直播的方式自殺,說明對人間還是迷戀的,只不過希望有人看到,希望溝通與交流。然而,類似“你必須死”、“到底死了沒有”、“趕緊死”等冷漠的謾罵,最終伴隨他走向死亡。
  這實際上是一種網絡時代的“冷漠症”。在悉尼咖啡館門前自拍的澳洲網友病了,因為在他們看來,向網友炫耀自己身處一個重要的現場,從而獲得更多的贊,要比身後實際發生的悲劇更重要。自播自殺的小曾病了,因為在他看來,微博上網友的輓留可能比現實中前女友的輓留更重要。在網絡留言里對他步步相逼的網友們也病了,在他們看來,在虛擬世界里對一個人的生命進行輓留,哪裡比得上破口大罵、發泄情緒更加重要?
  網絡時代的“冷漠症”,一方面來自於人類內心深處那種最為黑暗的部分,另一方面,卻是由於技術進步帶來的“副產品”。社交媒體的興起,智能手機的普及,給自拍分享提供了工具和平臺,人們可以更加方便地與朋友交流,國內的微博、微信,國外的Twitter、Facebook、Instagram、Pinterest等平臺,彙集了極大多數的全球網民,把世界整合成一個跨越地域、無視時間、不論場合的社交網絡。
  社交網絡方便了人們的交往,失散多年的同學、相隔異地的親人、生意上的伙伴、工作中的同事、有共同愛好的個人甚至素不相識的路人,都通過社交網絡迅速連接到了一起,通過分享照片、視頻以及文字,人們在社交網絡上轉發評論新聞、播報突發事件、交流各種心得,似乎獲得了比現實生活中更加深入的社交體驗,並漸漸成為習慣。
  網絡時代的“冷漠症”,混淆了虛擬與現實,甚至將虛擬空間看得比真實世界更加重要,對真實世界來說,這就是一種空前的冷漠。人們習慣於分享美食自拍,卻忘記了請朋友吃飯的承諾;習慣於在微博上轉發90歲老人撿垃圾帶來的感動,卻忘了晚上回家給媽媽打個電話問候一下;習慣於曬孩子可愛的笑臉,卻不肯抽出時間陪孩子讀書;習慣於停留沉醉在這個虛擬的世界,漸漸地忽略了身邊的朋友以及現實世界的觀感。這種病,對於你我來說,或多或少都有一些。
  如果任由冷漠症傳播發展下去,現實世界最終將會被虛擬空間吞沒,變得冰冷而無情。英劇《黑鏡子》第二季第二集“白熊”中,將這種病癥帶來的最終後果刻畫得淋漓盡致。不管多麼殘暴的暴行,多麼悲慘的境遇,圍觀者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用手機拍攝、分享,面對求助,沒有人願意施以援手。只要事不關己,就可以一直冷漠地拍下去,分享下去。最後女主角發現,自己也曾經是一起暴行的旁觀者、拍攝者、分享者。導演安排這一橋段,正是要說明,這種冷漠最終將傷害每一個人。
  “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,不是生與死的距離,不是天各一方,而是,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卻在低頭看手機。”科學技術的進步,最終目的應當是增進人的福利。出現“冷漠症”這樣的副產品,不能聽之任之,更不能隨波逐流,自覺或不自覺成為社交網絡的奴隸。在網絡帶給人們便利的同時,不能丟掉人性中善良而光明的一面,虛擬的空間應當讓現實的世界聯繫更加緊密,更加人性化,更有人情味,這才是人類需要的網絡時代。
  (原標題:悉尼人質事件自拍熱與網絡時代冷漠症)
創作者介紹

ie31iepcj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