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華社貴陽12月5日新媒體專電(記者李春惠)有的採訪註定一生難忘。今年夏季,我的一次有關“農村賭博”的暗訪經歷,令我刻骨銘心,一生難忘。暗訪用了一個下午的時間。但就是這短暫的一個下午,讓我體會到了暗訪的新聞價值和魅力。
  仗義的“老郭”
  為了能進入農村賭場,我幾乎問遍身邊的人,也沒有誰認識參與經營農村賭場的人,更不知道哪裡有較大的農村賭場。我一次次給親朋好友打電話,請他們幫忙問下農村老家的親戚。
  兩天后“喜訊”傳來,一位親戚的小學同學老郭過去常去某縣農村賭場,但不知道他現在在哪,也不知道他的電話,只知道他父母還住在村子里。這是唯一反饋的線索了,不能錯過。當日下午,我驅車數小時來到小村落,找到了老郭的父親。在這裡我瞭解了更多的情況:老郭曾經長年混跡於附近大小賭場。半年前,老郭找到一份保安的工作,從此離開了“黑道”……
  回家路上,我一直思考著如何說服老郭帶我進賭場,回到家後我給他打電話,表明身份和意圖,老郭一直沒吭聲。我耐著性子和他講了半天道理,和他攀起了“老鄉”,用真誠打動了他。老郭答應帶我去一個拆遷地賭場。在這裡,一些因拆遷暴富的農民成為賭博莊家“勾引”的對象,參賭的幾乎都是拆遷農民。老郭和我約好時間和地點,讓我打扮成生意人赴約。
  暗訪的第一步邁出去了!掛上電話那一刻,我的眼淚奪眶而出,因老郭的仗義,也因自己的執著和無畏。當晚我早早上床休息,但卻興奮得一夜未眠,就像一個準備衝鋒陷陣的戰士,腦中反覆盤算著如何應對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況。
  層層關卡入“賭窩”
  約定時間到了,我早早起來濃妝艷抹一番,穿上高跟鞋,戴上金項鏈,拎上漂亮的手包,對鏡看看有點女老闆的派頭。收拾妥當後我獨自一人和老郭見了面,老郭交待了些註意事項後駕車出發。汽車在僅容一車通行的村道上前行,七拐八拐後停在一處自建樓房前。門口停著幾輛轎車和摩托車,幾個青壯年手上拿著對講機,或倚靠車門或騎坐在摩托車上。剛從車上下來,我就被幾雙眼睛盯住。
  一位40歲左右男子警惕地走過來。老郭指著我說:“這姐們是做煤炭生意,人靠譜!”男子稍稍放鬆警惕,說:“你們可以先看後玩。”他帶我們繞過農房,沿著一條小路爬上半山坡上的幾間平房前。
  他敲門帶我們進入其中一間平房後立即回身將門反鎖。房內煙霧繚繞,有10多人吵吵嚷嚷、神情亢奮,正圍著一張大圓桌賭撲克牌,每人面前都堆著一厚疊100元的鈔票,桌上賭資至少有十幾萬元。
  賭法很簡單,每局每人發兩張從1到10的數字牌,相加比個位數數字大小,9最大、0最小。具體是參賭人員與莊家比對,比莊家小的,輸給莊家這一局下的賭註;比莊家大的,從莊家手裡贏得與下註相同的錢;如果兩張牌是一對就是大牌,輸贏都要翻倍。這種賭法每局只用1分多鐘,下的註從100元到數千元不等,輸贏瞬息之間,如果下的註大,一局的輸贏達幾萬元。
  一個多小時後,我覺得情況瞭解差不多了,藉口沒吃飯想離開,卻被一賭徒攔住不讓走,他說不用出門,想吃啥都有,累了還能叫人來按摩,隨即抄起手機叫人送飯。
  我意識到離開並不容易,恐懼感頓時襲來,臉上、手心開始滲汗,心裡七上八下忐忑不安。賭場里的我是多麼“扎眼”,不抽香煙,不說髒話,不懂行規,不會行話,與賭場是那麼格格不入,被識別顯而易見。我提醒自己別慌張,沉住氣,錶面上仍裝做看牌,心裡暗暗謀思其他脫身計劃,再一次嘗試,必須成功。
  很快有人送來飯菜,我裝出饑餓的樣子,硬“撐”進一大碗。又看了一會後,我拿出錢包里的錢胡亂數了一氣,嘆聲說:“昨晚打麻將輸得只剩幾千塊,我去取點錢再回來。”老郭很默契地配合我說,這點錢咋夠?離這兒不遠有銀行,我帶你去!其他人看看也沒阻攔,我和老郭順利脫身。
  所有努力都值得
  今年初,貴州省開展了為期一年的嚴厲打擊賭博活動,遏制農村賭博收到成效。可是我從這次採訪中瞭解到,部分地區農村賭博活動改頭換面、分散隱蔽。這次老郭帶我去的賭博窩點比較典型,基本屬於“隨機抽取”的一個農村拆遷地,雖然是一個點的情況,從側面反映了一些農村賭博仍然猖獗的現狀。
  這次暗訪,我記下眼睛看到的、耳朵聽到的一切,寫成《賭博場開進深山墳場,輸贏瞬間數萬元--一個農村聚賭窩點見聞》等稿件。
  儘管稿子發出已經兩月有餘,但是我內心深處仍然心潮難平,那些沉迷賭博的農民總浮現在自己的腦海裡。對一個農村家庭而言,最大希望就是脫貧致富,如果一個農民在城鎮化進程中因拆遷補償“一夜致富”後,經不住誘惑深陷賭博,因賭傾家蕩產,因賭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,那該是怎樣的慘淡?我一直認為,自己身為一名記者,可以為改變農村賭博現狀做些努力,輓救一批痴迷於賭博的農民,保住他們的賣地錢、血汗錢,保住他們的家,保住他們的未來。
  我的努力是值得的。報道發出後,有關部門專門制定整體工作方案打擊、整治農村賭博問題,近幾個月,打擊農村賭博、豐富充實農村文化生活等相關新聞頻頻見諸報端。據統計,截至11月10日,貴州今年以來共查處涉賭場所4000多家,打掉賭博團夥330多個,收繳賭資3000餘萬,部分引誘農民賭博的莊家歸案,他們將受到法律的嚴懲。目前打擊行動仍在繼續。
  回想起來,這次暗訪費盡周折,我流過淚,擔過驚,受過怕,但通過這次暗訪讓我得以在賭場里親眼觀,親耳聽,親身感,直面了農村賭博的場面,我捕獲的是活生生的具有價值的素材,向讀者呈現了農村賭博最真實的情況。
創作者介紹

ie31iepcj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